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电子所-雷达信号处理国家重点实验室   National Lab of Radar Signal Processing
    返回首页    返回上一页

【西电往事】张守宏:小兴趣引领出的雷达人生

更新时间:2016-09-12 11:09 点击:

张守宏:小兴趣引领出的雷达人生
 
■采访/王庆毅 赵玉娟 文字整理/赵玉娟


        张守宏,1938年6月出生于安徽六安市。1964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事电讯工程学院(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雷达导航专业并留校任教,1982年以后至今在电子工程研究所任副教授、教授等职,并从事国防科研和研究生教育工作。
        张守宏教授从事雷达系统与信号处理研究30多年,对我国雷达技术的发展和性能提高发挥了重要作用,曾获得国家级科技进步二、三等奖各1次,省部级科技进步特等奖1次、一等奖3次、二等奖4次。其主要成就与贡献是将自适应旁瓣相消、杂波抑制、自适应频率捷变等信号处理领域的新概念、新技术用于工程实际,使新研制雷达和现役雷达的性能有明显提高,在中国国内率先开展了稀布阵综合脉冲/孔径新体制雷达的研究,在自适应信号处理、导引头信号处理和阵列信号处理等方面取得了十多项高水平创新性成果,应用于一些重要的实际设备。
 
        “一人一杯青茶,一杯咖啡。”进入张守宏老师一尘不染的居所,落座后,张老师起身亲自为我们倒水。
        一杯茶,青色的茶叶在杯中慢慢地打旋下沉,清澈明晰,清香怡人;一杯咖啡,专用的咖啡勺静静的靠着杯子的一侧,不惊不扰,浓郁芬芳。
寒门贵子痴迷无线电
个人兴趣和国家需求紧密结合
 
        1938年,张守宏出生在安徽六安的一个农村,家境贫寒,父母亲均务农。在村子里的庙堂念完小学后,成绩优异考入了六安中学。中学里有一位物理老师,课后组织了一个无线电兴趣小组,组织学生们课后绕绕线圈,这激发了张守宏对无线电的极大兴趣。正是这个无线电兴趣小组,开启了张守宏这一生和雷达的不解之情。
高考填报志愿,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军事电讯工程学院(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前身)来安徽六安招生,招生介绍中提到了无线电三个字,张守宏一听,不假思索立马报名参加。他也如愿来到了西安,学习雷达导航专业。
        “不仅可以穿军装,而且还能学习雷达技术,得知自己能来到西军电学习是非常高兴的”。张守宏回忆道。
        1964年,张守宏从西军电毕业后,由国家统一分配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电子工程系任教,从事雷达导航研究。1970年,张守宏接到命令借调到重庆电信工程学院做导航研究,后来又借调到安徽六安606厂,做海军驱逐舰上的雷达装置研究;1978年,张守宏结束借调回到西安,没多久,北京方面从法国进口了一个雷达,但是没人能够安装操作,张守宏被北京选中又派去法国学习半年。直到1982年,西电成立了雷达信号处理国家重点实验室,即电子工程研究所,张守宏在保铮的引荐下,加入了电子所。
潜心学术弦歌不断
科研就是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我喜欢做硬件,和军工厂合作比较多,国家要做雷达,就必须有人去做最基础的东西,做理论,做实验。总装分派任务,下拨经费,电子所最初就负责做最基础的理论研究、实验和调试,经过反复的研究论证,有了大量实验数据支撑后,然后交由合作单位争取型号研制。”张守宏简单地描述着他一辈子做的事情。
        说起张守宏的科研历程,从早期的阵列雷达、无源雷达,到后期的杂波抑制,张守宏说他最爱的还是阵列雷达。
        稀布阵综合脉冲孔径雷达(SIAR)是张守宏研究了一辈子的东西。
        “我这一生的科研主要是阵列雷达,从最开始搞理论研究到最后实现,前后大概有二十年。直到现在我的学生们依然还在继续做”。
        “我身边的人做科研,都是一做就是几十年,做一个方向,就要做到底,要用几十年的时间去做这一件事,这才是科研。你今天做个东西,明天就实现了,这不叫做科研,这叫做小发明小创造。”张守宏是这样理解科研的也是这样身体力行去做的。
        张守宏这一生主要和雷达打交道。南京的十四所、广州的五所、合肥的三十八所、四川、兰州、蓝田,打过交道的研究所、军工厂,多不胜数。
        张守宏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这个不是要你做玩具的,这个雷达是要用来打仗的。”
        谈及未能获评院士,是否心中略有遗憾。张守宏摆摆手说:“如果要追逐名利,我就不会走上搞科研这条路了。”
        一辈子做一件事情,而且能把一个东西研究清楚,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这个事情还是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那你就很幸福了”。张守宏对自己人生能与雷达相伴,始终觉得幸运而且幸福。“现在我已经都不具体参与研究了,没事就再看看这些小书来玩一玩”。
信念笃定翻山越岭
科研探索道路上的苦与乐
 
        然而科研探索的道路永远是苦乐相叠,一个“山峰”跨过之后,更严峻的“山峦”便显现于脚下。
        “当面临科研难关时,冥思苦想一个问题,就是找不到解决办法,那个难受啊,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这个过程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些想法,豁然开朗,那个高兴啊,无以言表”。张守宏老师边说边摆着手,一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有趣样子。
        记得有一年,我们和部队上合作的一个雷达项目,进入最后的测试阶段,大家都比较紧张,最后试验失败了,印象中只记得当时的总工程师,当场就放声大哭。
        还记得另外一个项目合作方,实验开始前,总工程师怎么都睡不着觉,紧张啊,导弹一发射成功,直接回家睡觉,一睡就是三天。
        说起科研过程这些奇闻轶事,张守宏不无打趣的说,“这也是科研人员独有的苦与乐”。
        张守宏和保铮院士相差大概10岁左右。“他是我一辈子的朋友,更是我敬爱的兄长,虽然他现在身体不太好,但是你和他聊天,不出三句,绝对会是雷达”。我们在一起合作了这么多年,我一直非常佩服他在学术上卓越的眼光。
        记得我们一起经常去外地出差,睡一个房间。我这人比较好打瞌睡,而且打呼噜。第二晚临睡前,保铮笑嘻嘻地从包里拿出一本小说,让我先看会小说。说到这里,张守宏老师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砥砺为健,思牵后辈
五十载无悔雷达路
 
        张守宏身上所展现的是西电精神的浓缩,是思想精魂,也是三十年来电子所精神的传承者的代表。他虽然年迈,但是思想依旧闪耀着光芒。他用生命追求真理,用年华奉献国家,育人立人,矢志不渝。
        张守宏对西电的年轻一代也是充满希望和期待。他的门生八十余人,各自在雷达领域继承着老师的衣钵,继续为我国雷达事业发光发热。
        张守宏对西电对年轻一代也是充满着希望和期待。他说:“电子所的每年要走出去不少的年轻人,我相信他们也一定会在不同的岗位上继续进行着雷达领域的探索。对于雷达实验室,希望他们能继续保持现在国内先进水平。对于现在的奋战在科研前线的年轻人,除了学校要创造宽松良好的环境外,只要是对国家有利、就应该一直做下去。”
        整整五十载,张守宏的全部心血、智慧和年华,都倾注在了雷达事业上,爱好了一辈子,也奉献了一辈子。
责任编辑:付一枫
  返回首页    返回上一页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雷达信号处理国家重点实验室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6-2017 National Lab of Radar Signal Processing All Rights Reserved
电子工程学院网络信息中心  管理员信箱 seewebmaster@163.com